‘Suprematist Composition’ 至上主义构成,2014
《凯特琳当代艺术精选2015年》收录

“摄影最有趣的一点,就在于它介于物性与抽象之间,那种模糊不清的存在状态。“

HOLGER KILUMETS

霍尔格·吉鲁麦

爱沙尼亚

爱沙尼亚艺术家 Holger Kilumets 2014年毕业于英国贝德福德郡大学(摄影与视频专业)。其作品曾在英国各地的个展及群展中参与展出。2015年,被 The Catlin Guide(凯特琳当代艺术精选)评为英国最具前景的年轻艺术家之一。此外,他还入围了英国 Source-Cord 奖的候选名单。

Holger Kilumets 聚焦色彩和几何结构,进行静物摄影创作。他的实践是对摄影的媒介功能进行研究,尤其是将摄影作为一种具象表现装置进行研究。比如:摄影表现的基本机制是什么,摄影图像如何影响我们对世界的感知和理解。

Holger Kilumets 的作品制造了一个由立体几何悉心搭建的平衡感空间。不同于流行表现“完美的”静物这一潮流,Holger Kilumets 的作品从至上主义的角度,探讨老化的物质之身与高度抽象的精神内在之间的关系。“摄影最有趣的一点,就在于它介于物性与抽象之间的那种模糊不清的存在状态。我个人之所以偏爱摄影正是在于,它有一些相当葆有人性的东西在里面。”

 



‘几何构成’ 8号,2017

INTERVIEW
访谈

P: PICA
H: Holger Kilumets


P:你曾提到这组作品灵感来自于至上主义(suprematist),你希望作品表达怎样的观点?
H:至上主义是我向来痴迷的,也是这组作品的重要参考,因为至上主义试图将艺术完全从其功能,质地等物质属性中解放出来,让几何图形和色彩搭配做到最纯粹的简明性。而摄影最有趣的一点,在于它介于物质性和抽象感之间的那种模糊不清的存在状态。

这就意味着,摄影在实现至上主义上注定会有遗憾。因为物质感的迹象总会通过各种轻微的瑕疵得以表现,这恰恰是令我兴奋的。对我而言,这些粗粝和瑕疵,代表着一些人类自身的状况:比如老化的物质之身与高度抽象的精神内在之间的关系。

P:越来越多的摄影师开始直接在电脑CG中“拍摄”静物作品,你如何看待用CG拍摄“完美”的几何空间?
H:这个想法我之前尝试过,我和一位CG艺术家合作过一组草图创作,但最终,我的感觉是:有所缺失。

尽管CG技术令人兴奋,用法多到不计其数,但我并不认为代替摄影是CG的最佳用途。在CG中,你不受自然法则的限制,拥有完全出乎意料的表现,在一些方向上这打开了无穷潜力。但是在摄影这个事情上,我个人之所以偏爱摄影正是因为,摄影不是绝对完美,绝对无菌的东西,它有一些相当葆有人性的东西在里面。

‘几何构成’ 16号,2018

P:如果把作品中的几何形体替换成商品,你怎么评价这么做得出的效果?
H:我认为这恰好体现了普通照片如何对我们玩弄一些“把戏 ”Tricks ,以及我们为何顺理成章地把照片归类为一种不可或缺之物。

只要环顾四周,就能意识到越来越多的事物我们在亲眼所见之前,是首先通过照片进行认知的。物体一步步被它的照片所取代,结果就是照片成为了带领我们认识和解释世界的主角。

上世纪90年代,像 Thomas Demand 这样的摄影家曾敏锐地意识到,照片通常不仅会再现原有事物,它还会美化、修改原有事物,并通过无限自我复制,使自己普遍化。结果就是,真实的那个事物陷入了拟像、奇观和恋物的照片海洋包围之中。照片创造了一个虚构的世界,一个由幻想构成的塑性后现代世界。

而那个世界并不想与现实世界建立非中介的关系,可它对现实世界中我们的习惯、行为方式和看法都产生了全面的影响。

 

‘平衡’ 3号,2017

P:你是如何将艺术实践融入到商业拍摄中的?
H:很多商业性的委托创作都是来自一些关注我个人作品的受众。我觉得商业摄影是可以像自发创作一样令人兴奋和充满实验性的,最近关注了很多精彩的创作项目,其中不乏伟大艺术家和开放品牌之间的合作。我认为品牌对艺术合作的认知已经有了真正的转变,对艺术家独特的创作有了更多的信任和愈发充分的意愿。

‘几何构成’ 19号,2018

P:你曾提到:“手机拍照与社交网络的日益强大,表明人们面对图像与真实之间尴尬”?
H:我们身处一个非常有趣的时代。我格外留意相机在日常生活中的存在,以及它如何对人们的身份进行塑造。在“看起来要很完美”的压力下,我们试图忽视那些时常出现且令人不悦的现实。自然而然的存在方式被摈弃和忽略,这转而又在社会中产生了巨大的焦虑。


‘平衡’ 6号,2018

艺术商店 :
HOLGER KILUMETS 作品
现已上架

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