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YAN II, #02. 50 Editions, Archival pigment print, Special order.
oys

“我将景观看作一种隐喻,象征,一种心理层面的内涵。是将人的存在置于更大背景之中的精神意象。”

OYSTEIN STURE ASPELUND

奥斯汀·艾斯普隆

挪威

挪威摄影师 Oystein Sture Aspelund ,既是一位建筑设计师,也是一名旅行者。他的作品以这两种身份各自展开,创作了《Hibernation》,《Cyan》等系列作品,被IPA国际摄影大奖屡次提名。

Oystein Sture Aspelund 的创作始于那些“见证了环境急速变迁的地点”:从北极圈到切尔诺贝利,他不断找寻契合这一特征的自然环境,也以此比喻人生境况的流变。由于大部分作品拍摄于白夜时分(极昼的午夜或极夜的正午),时间感上的不明确赋予了作品特有的北欧风土,一种孤独感。这些极简主义建筑的细节,荒迹,以及北部海岸的漫长远游,让观看者不论身何处,都已提前感受到了 Oystein Sture Aspelund 内心静谧的冬日微光。

 

 

Hibernation XIII. 50 Editions, Archival pigment print.

INTERVIEW
访谈


P:PICA
O:Oystein Sture Aspelund

 

P: 北欧是否带给了你一些独特的创作灵感?《Hibernation》中的氛围让我们着迷,像处在无尽的极昼和极夜之中。
O: 工作和生活在挪威,这里的景色、光线与氛围对我个人和创作而言都非常重要,可能是我最大的灵感来源了。我在一座十分贴近大自然的挪威小城长大,作为第一个人生乐园,那儿的风景成为了我自发选择的灵感素材。当你以自然景观作为舞台时,有时景观本身就是创作动机,在一些纯净的偏远地域,那种无尽的静谧让我深深沉入其中。我喜欢把景观看作一种隐喻,一种事物的象征,精神状态,偏心理层面的内涵。

 

 

Hibernation #8. 100 Editions, Archival pigment print.

 

 


 

Hibernation #14. 100 Editions, Archival pigment print.


P: 在《 Hibernation 》中,你时常人置身于庞大的自然景象里。你想传递什么样的信息?
O: 我相信,心无旁骛的独处之人更容易觉察和感知周围的环境。很多时候,我觉得这是某种持有特权一样的体验。这是一种将人的存在置于更大背景之中的精神意象。反映了目标、独处、平和与宁静。当然,这样的画面在不同观众眼中也许意味着更多,比如探索心灵的至暗角落,孤单或者焦虑。

 

P: 你如何看待自己在拍摄旅行和建筑上不同的风格方向?
O: 《 Hibernation 》和《 Cyan 》都是我长期投入的作品系列,展示的是我对自然和人造景观的双重迷恋。对我来说,一组作品的主题非常重要,我在不同系列体现不同的主题,虽然视觉语言、排序,情绪上有不少共同点,主题却是完全不同的。这在其他领域比如电影是很常见的,导演会创作不同的类型片,你可以看到这两组作品在画面上有着明显不同。

 

 

BRASILIA #07, National Congress by Oscar Niemeyer
100 Editions, Archival pigment print

P: 极简风格目前已经成为一种流行文化,据我所知,建筑学里看待极简主义依旧是比较严谨的,《Cyan》体现了你对这些建筑怎样的理解?
O: 在建筑学中,极简主义常与名言“Less is more”联系在一起,这句话所代表的现代主义运动早在20世纪上半叶就已经兴起,并在继续发扬光大。而摄影中,极简主义过了很久才得到集中诠释,尤其是伴随相机和软件业的发展,跻身到主流文化之中。建筑师从一张白纸开始构思,而摄影艺术家致力于在所见中进行精简和摒弃。尽管两者对美的鉴赏目标相似,但达成的路径很不同。

出现在《Cyan》中的建筑局部,我倾向将它们作为一本随机的自选集。多数建筑并不会彻头彻尾是现代主义或极简主义的,它要照顾到实用性方面的考量。对于一名建筑师来说,我不见得非得要喜欢一整栋楼,而是去发觉令人难忘的角度和有启发性的细节。

 

 

CYAN II #10. 100 Editions, Archival pigment print

 

 

CYAN #12. 100 Editions, Archival pigment print

 

P: 让我们回到《Hibernation》,我最喜欢的一件作品是那个三角形的发光装置,看起来就像是准备发射的民间火箭。
O: 那个并不是火箭(笑),算是种相当特殊的”建筑”:一座现代化的机械灯塔,我在海边一个小村庄偶然发现了它。这张照片拍摄于挪威的冬季极夜,零下20度,海边极其寒冷,背景中的光来自一艘驶过的客轮。

P: 所以整组作品除了本身的北欧氛围,你所表达的主题是什么
O: 这个系列可以看作人与自然之间长期关系的比喻。很久以前的人类按照自然法则繁衍生息,人类和自然形成了某种“合一”。如今这种关系趋于紧张,北极圈气候的变化正是这种紧张不断加剧的产物之一,我们以前所未有的力量对各种自然法则进行着强力支配,包括人类自己生物性上的自然法则,这令我非常恐慌。在拍摄中,这些想法会愈发浮现在脑海。

 

 

Hibernation #27, Light? Tower
100 Editions, Archival pigment print

 

 

 

AWAKE VIII, Fuller dome shelter.
100 Editions, Archival pigment print

P:《Twilight》系列似乎使用了特别的介质,拍摄是用了过期胶卷?
O: 对,我找到一批早已过期的80年代胶卷,我出生那年生产的,每卷胶卷配一个10美元的塑料相机。这个事让我非常着迷,因为你所见的一切是通过一个30多年前的“滤镜”看到的。《Twilight》是一个缓慢推进的项目,一年只冲一次卷。我觉得如今摄影行为过于关注设备,手机,莱卡,中画幅等,其实你不需要昂贵的装备去拍有趣的东西。

P: 听说你还去了切尔诺贝利?
O: 几年前我在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待了两天,包括在禁区的一个晚上。后来在看美剧《切尔诺贝利》的时候,感觉就像重新回到现场,体验了一次难以置信的经历,包括站在巨大的Duga雷达下面,一座废弃的苏联冷战雷达,就像一个立起来的足球场。

P:如今你依旧在不断旅行吗?据说你想去南极创作,目前准备得如何了?
O: 我目前的工作相当规律,几年前我辞去了一个建筑工作室的工作去了另一家。我把摄影作为一个副业,一种“创意逃离”。而且是的,我到处旅行,最近刚从塔吉克斯坦回来,在在帕米尔山脉等地的徒步真是既刺激又疲惫。 至于南极,这目前仍属梦想(笑)。我去过很多地方,很高兴还有如此令人难以置信的地方能留给我去期待和幻想。我不知道自己能否成功,作为一个好的开始,我已经从去过的朋友那里弄到一本关于南极旅行的手册了。

 

 

 

HARP, Duga -1 OTH Radar
100 Editions, Archival pigment print

 

 

Unknown Horizon #1. 100 Editions, Archival pigment print

 

 

Unknown Horizon #2. 100 Editions, Archival pigment print

onorable mention: IPA Awards 2013, Adrift
Honorable mention: IPA Awards 2014, Quiet Tales From DDR
Ecologica Mente, 群展,Trapani 2013 ITALY
Biennale Trapani,?Trapani 2013 ITALY

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!